猜猜我是谁

江澄x你 同心【一】

★最近特别想写舅舅系列
★ooc预警,私设预警,文笔渣预警,剧情拖拉预警
★本来想短打结束,写着写着写长了,可能要分两章
★猜猜结局是刀是糖,看哪位机智的小天使能猜对
★有什么问题大家可以评论指出,如不嫌弃小红心小蓝手非常感谢~


四五月的云梦,天气转暖,春水荡漾,树芽也密了起来,天上几只风筝悠悠地飘着,水上几艘小舟慢慢地晃着,一派春和景明好景象。

你一袭杏黄的衫子不紧不慢地四处溜达,鬓角一支珠钗,灵动的水眸,清新的模样倒是像极了春景中一只黄鹂。

云梦有山,名三清*,以山水之秀美闻名四海。你想着既然来了云梦,不如前去一观。

可天不遂人愿,才爬到半山腰,光顾着赏景的你一个趔趄撞上了人,随即“哎哟”一声栽倒在地。

你刚想试着站起来,就见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到了你跟前。紧跟着一道冷厉中带了几分关切的声音。

“姑娘没事吧?”

你循声抬头,一个着紫色衣袍的男子立在你跟前。细眉杏目,生得十分俊美。箭袖轻袍,腰间一只别致的银铃*。

“这人长得……可真合我胃口啊……”你一边心里悄咪咪嘀咕,一边抓住他的手借力站了起来,活动活动双腿,似乎没什么大碍,就是右脚踝一阵刺痛。

“没事倒是没事,就是右脚好像崴了,只能下山了。好惨,我好不容易来一趟云梦……”你一边絮絮叨叨一边心疼地晃了晃右脚踝,“嘶”地倒抽凉气的声音让男人的眉又皱了几分。

“这个样子,你怎么下山?”他蹙眉道。

“呃……就慢慢单脚跳下去?”你苦着脸提出了建议。

紫衣男子看了看曲折陡峭的盘山路,认命般叹了口气,背过身来蹲下,依旧冷冷道:“上来,我背你。”

你虽觉得素不相识这般有些不妥,左思右想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于是便慢吞吞地拖着右脚趴到了男子背上。

他背着你站起,一步一步走得又稳又小心。虽然性情略冷淡,但他的背却温热而宽阔,你在他背上很是享受。

于是你灵光一闪,眼珠骨碌碌转了两圈,随即捏了嗓子凑到男子耳边道:“公子,我好不容易来一趟云梦,就这样回去多遗憾啊。不如,你背我在三清山上转转如何?”

你本便是南方人,捏了嗓子后声音更是又甜又糯,因此每回撒娇都能哄得人服服帖帖。果不其然,男子听了你的话后便调了个方向朝山上走去。

你正暗自为自己的机智鼓掌时,却听男子冷冷道:“以后好好说话,别捏着嗓子。”

你面上装作乖巧地应了声好,却在他背上看不到的地方望着他藏在发丝间的泛红耳尖偷偷地笑。哼,口嫌体正直。

早听人说了三清山多杜鹃花,这个季节开得正是烂漫,你们一路向上,杜鹃更是漫山遍野,红粉红粉的,绚丽得如同天边晚霞。杜鹃丛中司春女神*的石像侧脸柔美而圣洁,她微微隆起的腹部预示着守护与新生。

姑娘家哪有不爱花的,你也不例外。“哎,公子公子,你先停一停,把我放下来。我摘几朵花,你也休息休息啊。”

他依言将你轻轻放在一丛杜鹃花旁,看你因采杜鹃花而探出的半截身子摇摇欲坠,他皱皱眉,上前牢牢扣住了你的腰。

“脚崴了还如此不当心,滚下山去可没人管你。”依旧是没好气的语气。

你不在意地吐了吐舌头,接着向前探去,语气兴奋,“公子你瞧,那朵杜鹃好生漂亮,可是我够不到。”

他目光顺你的手指看去,确是一朵极其漂亮的杜鹃。粉白的花瓣上只有几条红色纹路,尚还挂着晶莹的晨露,包裹着嫩黄的蕊心。在一整丛姹紫嫣红的杜鹃中倒是十分亮丽清新,和你有几分相似。

他将你向后一挡,身子前倾,身高优势令他轻松地采到了这朵杜鹃。

你眼睛一亮,高兴地还来不及说什么,就见他转身,将这朵杜鹃别在了你的鬓角。

这朵粉白杜鹃搭你的一身衣衫倒是意外般配,你有些愣愣地伸手,拂过鬓角杜鹃娇嫩的花瓣,有一滴两滴晨露挂在你指尖,如挂在睫毛不愿流淌的泪。

男子耳尖微红,神色不自然地移开了视线,轻咳了一声,再度背对着你蹲下。“上来,我们继续走。”

你依言乖乖伏上他的背,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双眸中有一闪而逝的哀愁,被你很快藏起,强堆起笑脸,似乎还是方才的模样。

“公子公子,你看这两个同心锁,哪个更好看些?一会儿到了山顶我要锁在山顶上的。”走了才没多一会儿,你又闲不住,指尖挑了一大一小两种样式的同心锁,递到了他跟前。

他只瞥了一眼,“小的。”语气依旧冷淡,说着还将你又往背上托了托,怕你掉下去。

“欸,为什么啊?”你十分好奇他的审美标准。

他悄悄别过脸去想藏起再次发红的耳尖,“……就是好看。”

“嗯,好吧,那就用这个小的。”你一边嘟囔着一边将这个小同心锁很紧很紧地攥入了掌心,贴在了胸口。

当你们二人到达山顶已是傍晚,你们在山顶上席地而坐,你看着他随风鼓动的紫色衣袍,久久没说话,似乎忽地有一种默契的哀愁萦在你们之间。

“公子,你……喝酒么?”你突然出声询问。

他闻言惊讶地略一挑眉:“不锁同心锁了?”

你从腰间解下一只小巧的酒囊,自己先啜了几口道:“不急,反正我们都已经在山顶了,什么时候锁还不都一样。”

你一伸手将酒囊递向他,他看了看你似乎是因酒而变得通红的双颊和更加水润的眼眸。叹了口气伸手接过酒囊,一仰头,酒液涌入喉咙,似有一团火焰灼烧。

他又蹙了好看的眉,“你平时都喝这么烈的酒?”

“呃……我平时不怎么喝酒,偶尔喝两口而已。”

他眉头又皱紧了几分,语气依旧是冷厉,“以后还是少喝酒为好。”

你笑看着他,眉眼弯弯如同新月,让人看了便心生舒畅。“嗯。”你用力点了点头,望着他渐渐迷离的眼眸和不可置信的表情,笑得更加灿烂,笑着笑着,便有泪滚落面颊,恰似清晨那朵杜鹃上的晨露。

你起身走向已经昏迷不醒的他,其实你在那酒里掺了迷药。你伸手将他紧皱的眉宇抚平,轻声道:“公子,以后别再总是蹙眉了,其实你笑起来应该很好看……”紧接你轻轻将鬓角的杜鹃摘下,连同那个小巧的同心锁,一齐放入他的右手中。

你动作一顿,像是又想起了什么,将自己的右手与他的右手十指相扣,将同心锁和杜鹃扣在你们的手间,他的手掌很是温暖,你贪恋着这份温度,久久不愿松手。随后你身体前倾,将一个很轻很轻的吻印在他额头,起身时长睫上不小心滚落了一颗泪珠,濡湿了他额前的发。

“同心锁,锁同心,同心锁住有情人,惟愿白首不相离……”

你一步一步远离他,然后转身下山,一次都不曾回眸。却不知道是谁带泪的呢喃散入山间晚风,再寻不见。



*三清山是江西一座山,真的很漂亮。这篇文的灵感就是来源于江西旅行中的经历。所以……私设了云梦在江西,可不可以不要打我。
*司春女神,三清山上一个著名景点,一座酷似女子侧脸的巨石。






评论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