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猜我是谁

魔道男神x你 当你写字很丑时


★因为本人写字很丑所以衍生出的一个小脑洞,撞梗抱歉。
★ooc严重,文笔烂,bug估计也不少,欢迎提意见和评论~
★各位道友如果不嫌弃请留下小红心小蓝手,要知道你们动动指尖是我们莫大的动力。


[江澄]

人人都知道云梦江家主母字体龙飞凤舞皮到飞起。

大婚那天你告诉江澄,以后你们可以像他爹娘那样男主外女主内共同打理江家。

可是你主内一月有余后江家内务频频出现问题,不是银两支出有误就是物品购置出错,频率高到令人咋舌。

在江澄再三询问下老管家战战兢兢地捧上一张你亲笔书写单子跪下:

“家主恕罪!这些琐事平日都是夫人打理,可是夫人的字……我们这些下人实在认不出啊!”

江澄望着单子上的“字”沉默了一瞬……

宠溺地叹了口气,江澄对着老管家道:“那便正好,以后这些事情交给你办,别让她费心了,我担心累着她。”

整日饱受你字体摧残此刻还被家主主母糊一脸狗粮的老管家此刻内心真的崩溃。

[蓝曦臣]

“夫人在做什么呢?”蓝曦臣轻轻走到你身后,声音柔和得好像三月的风。

你将桌上刚写完字的纸揉成了一团,“曦臣,我的字是不是很难看啊?”

蓝曦臣伸手拥你入怀,“夫人这是在练字?”

“对啊,我写的字连我自己都认不出来。哎,你倒是说啊,你是不是也觉得我的字很难看啊?”你靠在他胸前,难得沮丧。

却只听他轻笑出声,“怎么会?我觉得很好看。”他动作轻柔地揉着你的发。

“不得了,堂堂泽芜君竟然睁眼说瞎话,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

他轻笑着将额头抵上你的额头,你看见他的双眸,里头满满当当,都是你。

“我没有在睁眼说瞎话,”他说得很认真。

“只要是你写的,在我眼里便是好看的。”

“关于你的一切,在我眼里都是最美的。”

[蓝忘机]

“哎哟,汪叽啊,我的字从小就这么丑,改不了的啦。”你单手托腮,一脸苦逼地握着毛笔。

蓝忘机捧着一本《雅正集》端端正正坐在你一旁,听见这话抬头不咸不淡地望了你一眼,目光便又回到书上。

你被他刚刚的一记眼神看得心里发毛,只好乖乖握着毛笔,比着他为你写下的示范,一笔一划地接着练字。

练字的枯燥使你不多时便开起了小差。我夫君的字可真是赏心悦目。你看着蓝忘机为你做的示范,默默感慨。

蓝忘机的字就如同他这个人,每个字都俊秀得不行。一笔一划看起来规规矩矩,却又从骨子里透出一股桀骜。

“啪”《雅正集》轻轻敲在你的脑袋上,开着小差的你猛然回神,发现蓝忘机不知何时悄悄站在了你的身后,面无表情地盯着你一个比一个难看的字。

“那个……”你刚想找个借口搪塞过去,蓝忘机却已先你一步,用他的大手包裹住你握毛笔的小手,在纸上落下一笔又一笔。

“没关系,我教你,”他顿了顿,补充道,

“一辈子。”

[魏无羡]

魏无羡完全不在乎你的字写得有多么难看。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我媳妇儿字写得不管多难看还不都是我媳妇儿。”

你觉得他对你的字体何止不在乎,明明就是纵容。

某天你从家里翻出一块废弃不用的白色布料,一时心血来潮便大手一挥在布料上题下了“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的“爱情宣言”。

写完后你才一脸惋惜地跟魏无羡说浪费了一块好布料。

魏无羡满不在乎地表示无所谓,媳妇儿写得开心就好。在询问了你这究竟写的是什么后甚至兴奋地表示要挂起来。

你有些犹豫,“我这字挂起来,不太好吧……”

魏无羡却表示:“有什么不好的?这是我媳妇儿写给我的我当然要挂起来!那些说不好的肯定是羡慕嫉妒恨我们比金坚的爱情!”

于是第二天,温宁来到你家后指着你写的字一脸严肃地和魏无羡咬耳朵:“公子,最近这里走尸患并不严重,你在家里挂面招阴旗做甚?”

[薛洋]

“夫人?天色已晚,该就寝了哦。”薛洋亲昵地蹭蹭你的脸颊,顺便填了颗饴糖在你嘴中。

甜腻从舌尖传来,你却依旧认认真真地练着字,没有抬头。

薛洋往自己嘴里丢了颗糖,觉得你今天很不对劲。明明之前自己拿糖一哄,你就会乖乖听话来着。

薛洋觉得,你今天应该是受什么委屈了。

他手指挑起你的下巴,“谁欺负你了?告诉我。”

你闻到他身上熟悉的甜香,憋了一天的委屈猛地涌入眼眶。你扑入他怀中,抽抽嗒嗒哭道:

“洋洋,对不起,是我不争气,今天集市上有好多人说我写的字难看得像鬼画符,还说什么家里有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写字自然如此……”

“所以,你想练好字,向他们证明,我不是魔鬼?”薛洋心疼地搂着你,眸子里有一闪而过的戾气。

你点点头,“嗯,他们,他们都不懂得你的好。”

薛洋笑笑,露出两颗小虎牙。他将你打横抱起走向床榻,一个翻身将你压在身下。

“他们不懂得有什么关系?夫人懂得就好。明天我就把那些人统统杀掉,我可不允许有人欺负你。”

[金光瑶]

你虽与金光瑶两情相悦,嫁与他成了金家主母,但你毕竟是婢女所出,身份低微,又从小磨出了副温和忍让的性子,因此总有人与你过不去。

今日你陪同金光瑶赴清河聂氏参加清谈会。到了聂府,你替他整整衣襟便后示意他快些前去,不必担心你。

待金光瑶步入聂府,你便在清河聂府附近随意散步。

“哟,这不是我们堂堂兰陵金氏的主母么?”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响起。

你叹了口气,这是曾爱慕过金光瑶的几位世家小姐,自从你嫁与金光瑶后一直处处与你作对。

“哼,她算什么主母,一个贱婢的孩子罢了,大字不识几个,写的字也丑的很。”

“就是,用下流的手段爬上了金家主的床,就以为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你死死咬着唇,听着那些污言秽语一言不发。

……

“怎么了?你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嘴唇都出血了……”清谈会完毕,金光瑶看着你一愣。

你摇了揺头,努力装作正常的模样,“没事,我们回去吧。”你实在是不想,因为这种事再给他添麻烦了。

金光瑶点头,轻轻拢你入怀,眸光掠过不远处的几位世家小姐,眸色逐渐变深。

当晚,房事过后,他搂着精疲力竭的你,声音柔和:“不论出身如何,我金光瑶的夫人,只能是你。”

“我真的是,看不得你受半点儿委屈啊,夫人。”

第二日,嘲讽你的那几位世家小姐被发现暴毙荒野,每一具尸体都被砍下了用来写字的右手。


——彩蛋——

[金凌]

你不就是字写得丑了点吗?竟然天天被他嘲讽“像是被仙子啃过似的”,还威胁你说什么“再写得这么丑让我舅舅打断你的腿!”

……分手吧,金凌。

[蓝启仁]

他姿势妖娆地捋着那撮山羊胡:

“去倒立着抄蓝家家规,先倒着抄再正着抄,什么时候字写好了什么时候停。”

还没抄就已经吐血身亡的你。

评论(4)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