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猜我是谁

莲花坞中莲花落

★看完魔道,一怜晚吟,二叹双杰,所以有了此文
★写文很烂,不喜勿喷
★私设如山,估计BUG也不少,欢迎提意见啊
★标题是舅舅的同人曲“江沉晚吟时”中的歌词
★嘤嘤嘤我真的好心疼舅舅啊qaq
★各位舅妈如不嫌弃小红心小蓝手可好?

以下正文——

今日是江澄的生辰。

金凌特地从金麟台赶来莲花坞。他知道,从十三年前起,舅舅就再没过一个像样的生辰。金凌也不曾陪他过过生辰,所幸今日不忙,他便想在这一天陪陪这个从小一手将他带大,最为疼他的舅舅。

金凌赶至云梦时已是傍晚时分,莲花坞内不出所料冷冷清清。江澄每年都在这一天将坞内所有下人门生统统赶走,独自呆在坞中一整天,谁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江澄的生辰在夏末秋初。今年天气凉的早,坞中的莲花也败得早,本该开遍莲花的池中如今只留得几颗莲蓬要死不死地斜着,一派凄惨光景。

坞中死寂一片,金凌去过书房和校场,然而平日几乎整天泡在这两个地方的舅舅今日却不见踪影。

“砰——”一阵器物破碎之声惊了金凌一跳,他循声而去,在临水的九曲回廊找到了醉得几乎不省人事的江澄。

“舅舅……”金凌上前一步,绕开了一地被江澄摔得粉碎的空酒坛子。

江澄闻声费力抬眼望去,待看清来人是金凌后,他冷声道:“怎么跑来这里?兰陵金氏现如今这么闲么?你以后要是再敢这样,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熟悉的冷厉语气直教金凌一怔,似乎眼前人并未醉似的。

然而似乎也就只是似乎,不过多时,江澄拍了拍身边的位置,道:“罢了,既然来了,便陪我坐坐。”

金凌闻言过去坐下,一阵浓郁的天子笑的酒气席卷而来,他只听江澄道:“你看这莲花坞里,竟是一朵莲花都没有了。”

“以往我过生辰时,这满坞的莲花都开得正好。因此爹爹娘亲都在这回廊中摆家宴为我庆生。”

“阿姐每年都会做一桌我爱吃的菜,不过我和魏无羡还是最爱那一碗莲藕排骨汤。”

“呵,说起魏无羡……”江澄原本因酒劲而带了几分怀旧与温柔的语气又逐渐变得冷厉而自嘲。

“这小子每年都要笑嘻嘻地拉着我喝酒,然后借着酒劲拐我陪他打山鸡揭房瓦做些浑事……”

“有一年我生辰他正好被爹爹派去除祟,赶不回来。那天没人催我喝酒也没人拉着我上房揭瓦,我还觉得怪清净的。可谁知道,”

江澄嘴角突然勾起一抹弧度,“谁知道那天他拼命半夜赶了回来,死活把我从床上拉起来喝酒聊天胡闹,还说什么‘每一年的生辰都要陪我一起过’,哈哈,哈……”

他笑着笑着,金凌看见舅舅突然双手掩面,猛地嘶吼起来:“魏无羡!你个王八蛋!谁稀罕,谁稀罕你陪我过生辰!”

似是把所有力气都发泄在了这一顿吼中,江澄慢慢瘫下去,躺在了地上,声音也小下去,可嘴里还哽咽着:“咱们说好的呢,每一年的生辰都要陪我一起过,这都是谁说的!今日又是我的生辰了,可你这个王八蛋,在哪儿呢……”

待江澄将双手垂下,金凌才看清他满面的泪痕。错愕之余,却又忆起了那日观音庙前那一幕:

同样是满面泪痕的江澄同样地嘶吼着,“你说过,将来我做家主,你做我的下属,一辈子扶持我,永远不背叛云梦江氏……这是你自己说的。”

可却终是只盼来魏无羡低低一句:“对不起,我食言了。”

那么一瞬间,金凌仿佛突然懂得了这个一向雷厉风行,以一己之力撑起云梦江氏的舅舅,内心的苦和痛,无人能倾诉,也无人肯听诉。

九曲回廊里,江澄还是躺在地上,喃喃道:“嘿,你又食言了……”

明明醉得神志都不清明了,他却还伸手去够那天子笑的酒坛子,金凌拦不住,只好看着他胡乱灌下几坛酒,酒洒满了衣襟江澄却也浑然不顾。

江澄一面灌酒一面喃喃骂道:“魏无羡你个狗东西,成天糊弄我。你说这天子笑最能一醉解千愁,我喝了这么多坛,怎么还是愁啊……”

酒劲上来得猛烈,醉眼朦胧中江澄好像看见莲花开遍了满池,天上几只风筝悠悠地飘。

他看见爹爹和娘亲忙着张罗家宴,看见阿姐端上了一碗还冒着热气的莲藕排骨汤。

他看见年少时的自己和魏无羡在一起喝酒,射风筝,打山鸡,爬树,游湖,摘莲蓬。正是少年不识愁滋味。

他听见魏无羡说,“姑苏蓝氏有双璧,那我们云梦江氏就有双杰。”

他还听见魏无羡说,“江澄,生辰快乐!以后每年生辰,我都陪你一起过!”

“好啊,你要是敢反悔,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江澄应下后笑开,笑着笑着眼角却有晶莹闪烁。

金凌不知道舅舅梦到了些什么,只见他又哭又笑,疯魔了似的。

一阵晚风瑟瑟刮过,金凌打了个哆嗦,他伸手想将江澄扶起来,却听见江澄梦呓道:

“不止蓝忘机,

我也等了你整整十三年,

可我终究却只等来云梦双杰不再,余生只一人。”

魏无羡,你看,莲花坞里的莲花,落了。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