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猜我是谁

江澄x你 同心【二】

★小破车警告!!!第一次开车写得好痛苦噫呜呜噫,
如果链接挂掉了就去评论区找
★ooc预警,私设预警,文笔渣预警
★同心系列的完结篇
★欢迎捉虫或者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评论指出
★谁能教教我手机版怎么发链接?
★大家小红心小蓝手好不好~

同心【一】→指路 http://caicaiwoshishei559.lofter.com/post/1eae0e48_ef1e11ff

同心【二】正文开始↓

你一直不曾告诉他,你此番来到云梦并不是为了游玩。

你是豫章苏氏的千金,半月前你的父母擅作主张为你定下了一门亲事将你嫁给一个什么江氏宗主,你百般反抗无果后便偷偷溜了出来,想要再肆意地挥霍上半月时光,然后回去嫁人,也算是不负父母养育之恩。

离开云梦几天后你回到了豫章,准备婚事,夜夜梦回,却皆是一袭紫色衣袍。

大婚当日,盘乌发,簪凤冠,点绛唇,描黛眉,大红的嫁衣上是大簇盛放的杜鹃,像一团火焰,将你记忆深处的那个紫袍男子,连同你所有的少女心事灼烧殆尽。

丫鬟为你盖上了盖头,上轿,下轿,三拜,礼成,送入洞房。

门“吱呀”一声,有人走了进来。盖头下你死死地咬住嘴唇,却仍有一滴泪抑制不住地滚落了脸颊,顺着下颔滴落,将缎面的嫁衣晕染成一团团深色,花朵般的模样。

耳边蓦地响起一声叹息,紧接着喜秤挑起了你的盖头,你抬眼,水光朦胧中那人细眉杏目,十分俊美,竟恍是故人面容。

你愣愣看着那人说不出话,泪水还不住地流淌,汹涌似决堤的天河。他蹙起了好看的眉,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又松缓了眉宇,伸出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替你擦去泪水。

粗糙却温热的指腹划过你的面颊,你一眨不眨地望着他,许久开了口,语气是一抽一抽的委屈哭腔,“我,我以为,我以后再也,再也见不到你了……我以为我再也,再也见不到你了……”

直到那人心疼地拥你入怀,你依旧哽咽着,反反复复重复着,“我以为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

而他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不会,不会,我就在这里……”手在你背后轻轻拍打,像是在哄哭泣的孩子。

妆台上的铜镜映着红烛,跳跃的火光将江澄周身渡上一层柔和的光晕。夜色无声,恍惚听见他的心跳,那么近,是紧贴着你的心跳。

好一阵子后,你才渐渐止住了抽泣,恢复了力气,又开始不安分,伸手在他身上一通乱摸:“哎竟然是真的啊,我的未婚夫怎么会是你啊?我听说是个很厉害的宗主啊,骗人的吧。”

于是便见他脸色不太好看,声线冷淡,“江澄,字晚吟,云梦江氏现任宗主。怎么,你还想让哪个宗主来做你未婚夫?”

你见他脸色不好,知道是吃醋了,立马往他怀里又拱了拱,“怎么会呢?我最喜欢晚吟了。”你小声在他耳边嘟哝着,却猝不及防被他抬起脸,随即有什么温软的东西抵上了你的前额,然后一路向下,最终准确无误地覆在了你的唇上。

你瞪大了眼,随即双颊浮起一抹可疑的绯红,猛地把脸埋在了江澄怀里。你虽然平日有些大大咧咧,但毕竟也是个姑娘家,这种时候还是……很害羞的。

头顶传来一阵轻笑,然后他低头凑近了你的耳畔,用那种极其正直冷淡的声线一字一顿道:“别唤我晚吟,该唤我夫君才是啊,夫人。”

他将最后两个字咬得极重,呼出的温热气息喷在你敏感的耳垂上,瞬间激起你一片颤栗。

“叫声夫君,我听听。”

“夫,夫……”你鼓足了勇气开口,一对上他那双狭长的眸却又无论如何叫不出口。

于是猛地一个天旋地转,回过神时发现江澄已将你压在了床榻上。“现在叫不出来没关系,”他取下你头上的凤冠,三千青丝尽数散落,“今夜甚长,我总有办法让夫人,叫得出来。”

你听着他用无比正直的语气说着令人遐想连篇的话,感觉双颊越来越烫,一个不注意便被他解开了衣结。你看看自己衣衫凌散的模样,又看看他一丝不乱的样子,顿时心生不满,双臂不听话地挣扎起来。

“啧,”江澄轻易钳制住你作乱的手臂,迅速用你的衣带捆绑起你的双臂,然后将衣带两端系在了一个小巧玲珑的同心锁上。你看着那个熟悉的同心锁欲哭无泪,没想到他还留着。

“夫人不要乱动,否则……你明天就别想下床了。”

【车】谁说舅舅不会撩→https://shimo.im/docs/1kZMCHks0HgbqcIL

——————小剧场——————

你:夫君,我要告诉你两个秘密。

江澄(轻轻拢你入怀):巧了,我也有两个秘密要告诉夫人。

你:第一个是,那天在山上,其实我没崴到脚,我是看你长得好看,故意使计让你背我的。

江澄:那天在山上,为夫是看夫人生得俏丽,故意撞到夫人的。

你:第二个是,那天山上酒里面的迷药,是我下的。

江澄(将你打横抱起放在床榻上):这笔账我们可以现在慢慢算。

你:江澄!你还没说你的第二个秘密呢!快说快说,不许耍赖……唔!

江澄(慢慢离开你的双唇):第二个秘密,那天我之所以说那把小同心锁好看,是因为……我的心就像这把小同心锁,小到,只能装下夫人一人。

所以,夫人的心也要想这把同心锁,小到只装得下为夫一人,最好。

江澄x你 同心【一】

★最近特别想写舅舅系列
★ooc预警,私设预警,文笔渣预警,剧情拖拉预警
★本来想短打结束,写着写着写长了,可能要分两章
★猜猜结局是刀是糖,看哪位机智的小天使能猜对
★有什么问题大家可以评论指出,如不嫌弃小红心小蓝手非常感谢~


四五月的云梦,天气转暖,春水荡漾,树芽也密了起来,天上几只风筝悠悠地飘着,水上几艘小舟慢慢地晃着,一派春和景明好景象。

你一袭杏黄的衫子不紧不慢地四处溜达,鬓角一支珠钗,灵动的水眸,清新的模样倒是像极了春景中一只黄鹂。

云梦有山,名三清*,以山水之秀美闻名四海。你想着既然来了云梦,不如前去一观。

可天不遂人愿,才爬到半山腰,光顾着赏景的你一个趔趄撞上了人,随即“哎哟”一声栽倒在地。

你刚想试着站起来,就见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到了你跟前。紧跟着一道冷厉中带了几分关切的声音。

“姑娘没事吧?”

你循声抬头,一个着紫色衣袍的男子立在你跟前。细眉杏目,生得十分俊美。箭袖轻袍,腰间一只别致的银铃*。

“这人长得……可真合我胃口啊……”你一边心里悄咪咪嘀咕,一边抓住他的手借力站了起来,活动活动双腿,似乎没什么大碍,就是右脚踝一阵刺痛。

“没事倒是没事,就是右脚好像崴了,只能下山了。好惨,我好不容易来一趟云梦……”你一边絮絮叨叨一边心疼地晃了晃右脚踝,“嘶”地倒抽凉气的声音让男人的眉又皱了几分。

“这个样子,你怎么下山?”他蹙眉道。

“呃……就慢慢单脚跳下去?”你苦着脸提出了建议。

紫衣男子看了看曲折陡峭的盘山路,认命般叹了口气,背过身来蹲下,依旧冷冷道:“上来,我背你。”

你虽觉得素不相识这般有些不妥,左思右想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于是便慢吞吞地拖着右脚趴到了男子背上。

他背着你站起,一步一步走得又稳又小心。虽然性情略冷淡,但他的背却温热而宽阔,你在他背上很是享受。

于是你灵光一闪,眼珠骨碌碌转了两圈,随即捏了嗓子凑到男子耳边道:“公子,我好不容易来一趟云梦,就这样回去多遗憾啊。不如,你背我在三清山上转转如何?”

你本便是南方人,捏了嗓子后声音更是又甜又糯,因此每回撒娇都能哄得人服服帖帖。果不其然,男子听了你的话后便调了个方向朝山上走去。

你正暗自为自己的机智鼓掌时,却听男子冷冷道:“以后好好说话,别捏着嗓子。”

你面上装作乖巧地应了声好,却在他背上看不到的地方望着他藏在发丝间的泛红耳尖偷偷地笑。哼,口嫌体正直。

早听人说了三清山多杜鹃花,这个季节开得正是烂漫,你们一路向上,杜鹃更是漫山遍野,红粉红粉的,绚丽得如同天边晚霞。杜鹃丛中司春女神*的石像侧脸柔美而圣洁,她微微隆起的腹部预示着守护与新生。

姑娘家哪有不爱花的,你也不例外。“哎,公子公子,你先停一停,把我放下来。我摘几朵花,你也休息休息啊。”

他依言将你轻轻放在一丛杜鹃花旁,看你因采杜鹃花而探出的半截身子摇摇欲坠,他皱皱眉,上前牢牢扣住了你的腰。

“脚崴了还如此不当心,滚下山去可没人管你。”依旧是没好气的语气。

你不在意地吐了吐舌头,接着向前探去,语气兴奋,“公子你瞧,那朵杜鹃好生漂亮,可是我够不到。”

他目光顺你的手指看去,确是一朵极其漂亮的杜鹃。粉白的花瓣上只有几条红色纹路,尚还挂着晶莹的晨露,包裹着嫩黄的蕊心。在一整丛姹紫嫣红的杜鹃中倒是十分亮丽清新,和你有几分相似。

他将你向后一挡,身子前倾,身高优势令他轻松地采到了这朵杜鹃。

你眼睛一亮,高兴地还来不及说什么,就见他转身,将这朵杜鹃别在了你的鬓角。

这朵粉白杜鹃搭你的一身衣衫倒是意外般配,你有些愣愣地伸手,拂过鬓角杜鹃娇嫩的花瓣,有一滴两滴晨露挂在你指尖,如挂在睫毛不愿流淌的泪。

男子耳尖微红,神色不自然地移开了视线,轻咳了一声,再度背对着你蹲下。“上来,我们继续走。”

你依言乖乖伏上他的背,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双眸中有一闪而逝的哀愁,被你很快藏起,强堆起笑脸,似乎还是方才的模样。

“公子公子,你看这两个同心锁,哪个更好看些?一会儿到了山顶我要锁在山顶上的。”走了才没多一会儿,你又闲不住,指尖挑了一大一小两种样式的同心锁,递到了他跟前。

他只瞥了一眼,“小的。”语气依旧冷淡,说着还将你又往背上托了托,怕你掉下去。

“欸,为什么啊?”你十分好奇他的审美标准。

他悄悄别过脸去想藏起再次发红的耳尖,“……就是好看。”

“嗯,好吧,那就用这个小的。”你一边嘟囔着一边将这个小同心锁很紧很紧地攥入了掌心,贴在了胸口。

当你们二人到达山顶已是傍晚,你们在山顶上席地而坐,你看着他随风鼓动的紫色衣袍,久久没说话,似乎忽地有一种默契的哀愁萦在你们之间。

“公子,你……喝酒么?”你突然出声询问。

他闻言惊讶地略一挑眉:“不锁同心锁了?”

你从腰间解下一只小巧的酒囊,自己先啜了几口道:“不急,反正我们都已经在山顶了,什么时候锁还不都一样。”

你一伸手将酒囊递向他,他看了看你似乎是因酒而变得通红的双颊和更加水润的眼眸。叹了口气伸手接过酒囊,一仰头,酒液涌入喉咙,似有一团火焰灼烧。

他又蹙了好看的眉,“你平时都喝这么烈的酒?”

“呃……我平时不怎么喝酒,偶尔喝两口而已。”

他眉头又皱紧了几分,语气依旧是冷厉,“以后还是少喝酒为好。”

你笑看着他,眉眼弯弯如同新月,让人看了便心生舒畅。“嗯。”你用力点了点头,望着他渐渐迷离的眼眸和不可置信的表情,笑得更加灿烂,笑着笑着,便有泪滚落面颊,恰似清晨那朵杜鹃上的晨露。

你起身走向已经昏迷不醒的他,其实你在那酒里掺了迷药。你伸手将他紧皱的眉宇抚平,轻声道:“公子,以后别再总是蹙眉了,其实你笑起来应该很好看……”紧接你轻轻将鬓角的杜鹃摘下,连同那个小巧的同心锁,一齐放入他的右手中。

你动作一顿,像是又想起了什么,将自己的右手与他的右手十指相扣,将同心锁和杜鹃扣在你们的手间,他的手掌很是温暖,你贪恋着这份温度,久久不愿松手。随后你身体前倾,将一个很轻很轻的吻印在他额头,起身时长睫上不小心滚落了一颗泪珠,濡湿了他额前的发。

“同心锁,锁同心,同心锁住有情人,惟愿白首不相离……”

你一步一步远离他,然后转身下山,一次都不曾回眸。却不知道是谁带泪的呢喃散入山间晚风,再寻不见。



*三清山是江西一座山,真的很漂亮。这篇文的灵感就是来源于江西旅行中的经历。所以……私设了云梦在江西,可不可以不要打我。
*司春女神,三清山上一个著名景点,一座酷似女子侧脸的巨石。






魔道男神x你 当你写字很丑时


★因为本人写字很丑所以衍生出的一个小脑洞,撞梗抱歉。
★ooc严重,文笔烂,bug估计也不少,欢迎提意见和评论~
★各位道友如果不嫌弃请留下小红心小蓝手,要知道你们动动指尖是我们莫大的动力。


[江澄]

人人都知道云梦江家主母字体龙飞凤舞皮到飞起。

大婚那天你告诉江澄,以后你们可以像他爹娘那样男主外女主内共同打理江家。

可是你主内一月有余后江家内务频频出现问题,不是银两支出有误就是物品购置出错,频率高到令人咋舌。

在江澄再三询问下老管家战战兢兢地捧上一张你亲笔书写单子跪下:

“家主恕罪!这些琐事平日都是夫人打理,可是夫人的字……我们这些下人实在认不出啊!”

江澄望着单子上的“字”沉默了一瞬……

宠溺地叹了口气,江澄对着老管家道:“那便正好,以后这些事情交给你办,别让她费心了,我担心累着她。”

整日饱受你字体摧残此刻还被家主主母糊一脸狗粮的老管家此刻内心真的崩溃。

[蓝曦臣]

“夫人在做什么呢?”蓝曦臣轻轻走到你身后,声音柔和得好像三月的风。

你将桌上刚写完字的纸揉成了一团,“曦臣,我的字是不是很难看啊?”

蓝曦臣伸手拥你入怀,“夫人这是在练字?”

“对啊,我写的字连我自己都认不出来。哎,你倒是说啊,你是不是也觉得我的字很难看啊?”你靠在他胸前,难得沮丧。

却只听他轻笑出声,“怎么会?我觉得很好看。”他动作轻柔地揉着你的发。

“不得了,堂堂泽芜君竟然睁眼说瞎话,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

他轻笑着将额头抵上你的额头,你看见他的双眸,里头满满当当,都是你。

“我没有在睁眼说瞎话,”他说得很认真。

“只要是你写的,在我眼里便是好看的。”

“关于你的一切,在我眼里都是最美的。”

[蓝忘机]

“哎哟,汪叽啊,我的字从小就这么丑,改不了的啦。”你单手托腮,一脸苦逼地握着毛笔。

蓝忘机捧着一本《雅正集》端端正正坐在你一旁,听见这话抬头不咸不淡地望了你一眼,目光便又回到书上。

你被他刚刚的一记眼神看得心里发毛,只好乖乖握着毛笔,比着他为你写下的示范,一笔一划地接着练字。

练字的枯燥使你不多时便开起了小差。我夫君的字可真是赏心悦目。你看着蓝忘机为你做的示范,默默感慨。

蓝忘机的字就如同他这个人,每个字都俊秀得不行。一笔一划看起来规规矩矩,却又从骨子里透出一股桀骜。

“啪”《雅正集》轻轻敲在你的脑袋上,开着小差的你猛然回神,发现蓝忘机不知何时悄悄站在了你的身后,面无表情地盯着你一个比一个难看的字。

“那个……”你刚想找个借口搪塞过去,蓝忘机却已先你一步,用他的大手包裹住你握毛笔的小手,在纸上落下一笔又一笔。

“没关系,我教你,”他顿了顿,补充道,

“一辈子。”

[魏无羡]

魏无羡完全不在乎你的字写得有多么难看。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我媳妇儿字写得不管多难看还不都是我媳妇儿。”

你觉得他对你的字体何止不在乎,明明就是纵容。

某天你从家里翻出一块废弃不用的白色布料,一时心血来潮便大手一挥在布料上题下了“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的“爱情宣言”。

写完后你才一脸惋惜地跟魏无羡说浪费了一块好布料。

魏无羡满不在乎地表示无所谓,媳妇儿写得开心就好。在询问了你这究竟写的是什么后甚至兴奋地表示要挂起来。

你有些犹豫,“我这字挂起来,不太好吧……”

魏无羡却表示:“有什么不好的?这是我媳妇儿写给我的我当然要挂起来!那些说不好的肯定是羡慕嫉妒恨我们比金坚的爱情!”

于是第二天,温宁来到你家后指着你写的字一脸严肃地和魏无羡咬耳朵:“公子,最近这里走尸患并不严重,你在家里挂面招阴旗做甚?”

[薛洋]

“夫人?天色已晚,该就寝了哦。”薛洋亲昵地蹭蹭你的脸颊,顺便填了颗饴糖在你嘴中。

甜腻从舌尖传来,你却依旧认认真真地练着字,没有抬头。

薛洋往自己嘴里丢了颗糖,觉得你今天很不对劲。明明之前自己拿糖一哄,你就会乖乖听话来着。

薛洋觉得,你今天应该是受什么委屈了。

他手指挑起你的下巴,“谁欺负你了?告诉我。”

你闻到他身上熟悉的甜香,憋了一天的委屈猛地涌入眼眶。你扑入他怀中,抽抽嗒嗒哭道:

“洋洋,对不起,是我不争气,今天集市上有好多人说我写的字难看得像鬼画符,还说什么家里有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写字自然如此……”

“所以,你想练好字,向他们证明,我不是魔鬼?”薛洋心疼地搂着你,眸子里有一闪而过的戾气。

你点点头,“嗯,他们,他们都不懂得你的好。”

薛洋笑笑,露出两颗小虎牙。他将你打横抱起走向床榻,一个翻身将你压在身下。

“他们不懂得有什么关系?夫人懂得就好。明天我就把那些人统统杀掉,我可不允许有人欺负你。”

[金光瑶]

你虽与金光瑶两情相悦,嫁与他成了金家主母,但你毕竟是婢女所出,身份低微,又从小磨出了副温和忍让的性子,因此总有人与你过不去。

今日你陪同金光瑶赴清河聂氏参加清谈会。到了聂府,你替他整整衣襟便后示意他快些前去,不必担心你。

待金光瑶步入聂府,你便在清河聂府附近随意散步。

“哟,这不是我们堂堂兰陵金氏的主母么?”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响起。

你叹了口气,这是曾爱慕过金光瑶的几位世家小姐,自从你嫁与金光瑶后一直处处与你作对。

“哼,她算什么主母,一个贱婢的孩子罢了,大字不识几个,写的字也丑的很。”

“就是,用下流的手段爬上了金家主的床,就以为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你死死咬着唇,听着那些污言秽语一言不发。

……

“怎么了?你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嘴唇都出血了……”清谈会完毕,金光瑶看着你一愣。

你摇了揺头,努力装作正常的模样,“没事,我们回去吧。”你实在是不想,因为这种事再给他添麻烦了。

金光瑶点头,轻轻拢你入怀,眸光掠过不远处的几位世家小姐,眸色逐渐变深。

当晚,房事过后,他搂着精疲力竭的你,声音柔和:“不论出身如何,我金光瑶的夫人,只能是你。”

“我真的是,看不得你受半点儿委屈啊,夫人。”

第二日,嘲讽你的那几位世家小姐被发现暴毙荒野,每一具尸体都被砍下了用来写字的右手。


——彩蛋——

[金凌]

你不就是字写得丑了点吗?竟然天天被他嘲讽“像是被仙子啃过似的”,还威胁你说什么“再写得这么丑让我舅舅打断你的腿!”

……分手吧,金凌。

[蓝启仁]

他姿势妖娆地捋着那撮山羊胡:

“去倒立着抄蓝家家规,先倒着抄再正着抄,什么时候字写好了什么时候停。”

还没抄就已经吐血身亡的你。

莲花坞中莲花落

★看完魔道,一怜晚吟,二叹双杰,所以有了此文
★写文很烂,不喜勿喷
★私设如山,估计BUG也不少,欢迎提意见啊
★标题是舅舅的同人曲“江沉晚吟时”中的歌词
★嘤嘤嘤我真的好心疼舅舅啊qaq
★各位舅妈如不嫌弃小红心小蓝手可好?

以下正文——

今日是江澄的生辰。

金凌特地从金麟台赶来莲花坞。他知道,从十三年前起,舅舅就再没过一个像样的生辰。金凌也不曾陪他过过生辰,所幸今日不忙,他便想在这一天陪陪这个从小一手将他带大,最为疼他的舅舅。

金凌赶至云梦时已是傍晚时分,莲花坞内不出所料冷冷清清。江澄每年都在这一天将坞内所有下人门生统统赶走,独自呆在坞中一整天,谁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江澄的生辰在夏末秋初。今年天气凉的早,坞中的莲花也败得早,本该开遍莲花的池中如今只留得几颗莲蓬要死不死地斜着,一派凄惨光景。

坞中死寂一片,金凌去过书房和校场,然而平日几乎整天泡在这两个地方的舅舅今日却不见踪影。

“砰——”一阵器物破碎之声惊了金凌一跳,他循声而去,在临水的九曲回廊找到了醉得几乎不省人事的江澄。

“舅舅……”金凌上前一步,绕开了一地被江澄摔得粉碎的空酒坛子。

江澄闻声费力抬眼望去,待看清来人是金凌后,他冷声道:“怎么跑来这里?兰陵金氏现如今这么闲么?你以后要是再敢这样,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熟悉的冷厉语气直教金凌一怔,似乎眼前人并未醉似的。

然而似乎也就只是似乎,不过多时,江澄拍了拍身边的位置,道:“罢了,既然来了,便陪我坐坐。”

金凌闻言过去坐下,一阵浓郁的天子笑的酒气席卷而来,他只听江澄道:“你看这莲花坞里,竟是一朵莲花都没有了。”

“以往我过生辰时,这满坞的莲花都开得正好。因此爹爹娘亲都在这回廊中摆家宴为我庆生。”

“阿姐每年都会做一桌我爱吃的菜,不过我和魏无羡还是最爱那一碗莲藕排骨汤。”

“呵,说起魏无羡……”江澄原本因酒劲而带了几分怀旧与温柔的语气又逐渐变得冷厉而自嘲。

“这小子每年都要笑嘻嘻地拉着我喝酒,然后借着酒劲拐我陪他打山鸡揭房瓦做些浑事……”

“有一年我生辰他正好被爹爹派去除祟,赶不回来。那天没人催我喝酒也没人拉着我上房揭瓦,我还觉得怪清净的。可谁知道,”

江澄嘴角突然勾起一抹弧度,“谁知道那天他拼命半夜赶了回来,死活把我从床上拉起来喝酒聊天胡闹,还说什么‘每一年的生辰都要陪我一起过’,哈哈,哈……”

他笑着笑着,金凌看见舅舅突然双手掩面,猛地嘶吼起来:“魏无羡!你个王八蛋!谁稀罕,谁稀罕你陪我过生辰!”

似是把所有力气都发泄在了这一顿吼中,江澄慢慢瘫下去,躺在了地上,声音也小下去,可嘴里还哽咽着:“咱们说好的呢,每一年的生辰都要陪我一起过,这都是谁说的!今日又是我的生辰了,可你这个王八蛋,在哪儿呢……”

待江澄将双手垂下,金凌才看清他满面的泪痕。错愕之余,却又忆起了那日观音庙前那一幕:

同样是满面泪痕的江澄同样地嘶吼着,“你说过,将来我做家主,你做我的下属,一辈子扶持我,永远不背叛云梦江氏……这是你自己说的。”

可却终是只盼来魏无羡低低一句:“对不起,我食言了。”

那么一瞬间,金凌仿佛突然懂得了这个一向雷厉风行,以一己之力撑起云梦江氏的舅舅,内心的苦和痛,无人能倾诉,也无人肯听诉。

九曲回廊里,江澄还是躺在地上,喃喃道:“嘿,你又食言了……”

明明醉得神志都不清明了,他却还伸手去够那天子笑的酒坛子,金凌拦不住,只好看着他胡乱灌下几坛酒,酒洒满了衣襟江澄却也浑然不顾。

江澄一面灌酒一面喃喃骂道:“魏无羡你个狗东西,成天糊弄我。你说这天子笑最能一醉解千愁,我喝了这么多坛,怎么还是愁啊……”

酒劲上来得猛烈,醉眼朦胧中江澄好像看见莲花开遍了满池,天上几只风筝悠悠地飘。

他看见爹爹和娘亲忙着张罗家宴,看见阿姐端上了一碗还冒着热气的莲藕排骨汤。

他看见年少时的自己和魏无羡在一起喝酒,射风筝,打山鸡,爬树,游湖,摘莲蓬。正是少年不识愁滋味。

他听见魏无羡说,“姑苏蓝氏有双璧,那我们云梦江氏就有双杰。”

他还听见魏无羡说,“江澄,生辰快乐!以后每年生辰,我都陪你一起过!”

“好啊,你要是敢反悔,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江澄应下后笑开,笑着笑着眼角却有晶莹闪烁。

金凌不知道舅舅梦到了些什么,只见他又哭又笑,疯魔了似的。

一阵晚风瑟瑟刮过,金凌打了个哆嗦,他伸手想将江澄扶起来,却听见江澄梦呓道:

“不止蓝忘机,

我也等了你整整十三年,

可我终究却只等来云梦双杰不再,余生只一人。”

魏无羡,你看,莲花坞里的莲花,落了。

跪求大家投喻文州一票!!!
各位太太们求求您们啦!!!
让黄少天和喻文州一起出线好不好!!?
贡献你们的力量吧算我求你们啦!!

520啦,表白太太啦~

@兔子兔子兔
真的
文有初恋的味道,总能让人想起
青葱岁月里球场上扣篮的那个少年
却又有柴米油盐的温馨,一屋两人三餐四季,让人看见俗世红尘万家烟火中数不清的美好。
真的,真的非常喜欢太太啦~